快捷导航 主页 > 新闻中心 > 科技动态 >
“小时吃好,长大不胖”的表观遗传学基础
发布时间:2018-03-14

  “再苦不能苦孩子”——数十年来,人们已经对儿童早期发育时期的营养良好供给的重要性达成共识。

  确实,早期营养供给“烙印”对人的一生具有深刻且持久影响。例如妊娠期和/或哺乳期营养不良记录可作为表观遗传记忆储存在孩子的基因组上,持续到成年期,从而增加个体对肥胖等代谢疾病的易感性。

  

 

  表观遗传学与成年人代谢疾病研究已经成为生命科学界发展最快、最复杂的领域之一。东京医科齿科大学曾报道,哺乳期乳液中的脂质作为配体可激活核受体过氧化物酶体增生激活受体α(peroxisome proliferative activated receptor α,PPAR α),后者是负责肝脏脂肪代谢的关键转录调节者。

  此前,他们还发现用合成PPAR α配体处理妊娠期母鼠,会导致子代小鼠肝脏脂肪酸β氧化基因甲基化严重减少(DNA甲基化被证明是一种限制基因表达细胞机制)。

  这些结果促使研究人员进一步探讨,生命早期,建立在依赖PPAR α调节基础上的PPAR α靶基因的DNA甲基化状况,是否也会持续到动物成年。

  

 

  教授Yoshihiro OGAWA博士(左)和副教授Koshi HASHIMOTO博士

  “在最新研究中,我们采用了全基因组DNA甲基化分析,从而鉴定出了几个在围产期对配体激活的PPAR α依赖的DNA甲基化,并且甲基化状态持续到成年期的PPAR α靶基因,”文章作者Koshi Hashimoto解释道。“我们首次提出证据证明PPAR α-依赖基因Fgf21去甲基化定位在出生后的小鼠肝脏,该表观遗传模式一旦建立就会一直持续到成年期,长期影响基因表达对环境线索的反应能力。这项研究可以解释部分因饮食原因导致的肥胖情况。”

  这项研究是科学家们首次对特定基因在整个生命周期内的DNA甲基化情况进行的详细分析,其结果发表于近期出版的《Nature Communications》。

  “鉴于PPAR α是动物未断奶时期乳源脂质的传感器,哺乳期可能是PPAR α依赖的Fgf21去甲基化反应的关键窗口期,”通讯作者Yoshihiro Ogawa补充道。“综上所述,Fgf21的甲基化记忆可持续到动物成年,在肥胖发展进程中扮演重要角色。”